1994 Dolores 滑雪意外受傷並閃電結婚
沒有任何的間隔休息,The Cranberries 於 1993 年上半年開始灌錄第二張專輯中的歌曲。這些歌曲是他們在為第一張專輯巡迴宣傳時,一路上創作的作品。製作人 Stephen Street 再度為新專輯把關選曲,他們一開始在倫敦的錄音室進行錄音配唱的歌曲包括了 "Zombie"、"Ode To My Family"。

在倫敦錄音工作告一段落之後,The Cranberries 團員們和 Stephen 有一段可以稍微休息的時光。他們到法國的一處滑雪聖地渡假,在那裡 Dolores 發生了點意外。她在陡坡上摔倒導致左膝嚴重受傷,經過一連串的手術、她的左腿必須打上各種鋼釘重建固定。

所幸 Dolores 很快的康復重新站起來,如期的在 7 月和加拿大籍的男友 Don Burton 完婚。在搖滾音樂的路上,The Cranberries 遇到了許多的新朋友,撞擊出不同的火花。但是當 Dolores 在美國巡迴的途中遇到了 Duran Duran 的經紀人之後不久,她便很愉快的告訴朋友們她找到了真命天子。這場婚禮吸引了全球媒體的高度關注,形容他們的結合如同童話故事般美滿!

這對新婚夫婦度蜜月的方式很特別,是以在愛爾蘭旅行、露營的方式度過。當小倆口抵達位於愛爾蘭西南部的 Dingle 半島,便不可自拔的愛上了那個地方,決定在那裡長住。當然不只是 Don 和 Dolores 擁有幸福的感情生活;愛情同樣在其他團員身上蔓延…每一個團員在結束美國巡迴演出之後,在 Limerick 都有著心愛的另一伴等待著他們。

從那時候開始,團員的生活步調越來越快速,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被其他全球宣傳活動壓縮到微乎其微。這些眾多難以推辭的演出、活動出席邀約也代表了 The Cranberries 正往全球巨星地位邁進!

隨著 '94 年 9 月強勢單曲 "Zombie" 的發行,以及第二張專輯【No Need To Argue / 別吵】於 '94 年10 月登場,The Cranberries 迅速躍升為超人氣搖滾樂團。MTV 電視台將 "Zombie" 選為 94 年最佳單曲,而專輯更是累積了 1600 萬張驚人的銷售量,幾乎是第一張專輯的兩倍!

沒有一條快速道路可以適應這樣的成功…
「像這樣的工作—沒有唸大學、沒有學歷,這不是一般正常的職業…所以基本上這一切都應該歸功於運氣,」Dolores 說道。「第一張專輯獲得相當大的成功,那時候我們非常年輕。錄製第二張專輯時我們感受到不小的壓力,我認為我們的第二張專輯更棒了,因為比起上一張,有將近兩倍的人購買、支持了我們的第二張專輯。」
「但是我們一點也不覺得滿足,因為更大的壓力隨之而來。而我們的生活大大的改變了 - 百分之一億五千萬的改變了。」

The Cranberries 展開了規模空前的「No Need To Argue」世界巡迴演唱會,足跡遍布英國、歐洲、北美洲…同時也首度造訪墨西哥。


1995 『No Need To Argue』征服全球 媒體緊迫盯人
'95 年一開始,The Cranberries 在英國與歐洲,包括德國、義大利、比利時、西班牙、法國、荷蘭等國巡迴演唱。這一系列的巡迴演唱促成了單曲 "Zombie" 在各地排行榜上一飛沖天,而【No Need To Argue】專輯同時在全歐洲各地登上了冠軍位置!

在美國,The Cranberries受到MTV電視台的邀請錄製了名聞遐邇的「Unplugged」系列電視節目。接著,他們登上了滾石雜誌的封面。同年稍晚,當他們在華盛頓特區進行宣傳活動的時候,透露了他們將在Washington Mall舉行免費的不插電演唱會;結果吸引了超過一萬人擠入演唱會場,使得現場因為缺乏安全警力維持秩序,被迫取消演出。

在地球的另一端,The Cranberries的四個團員也為了他們在日本、紐西蘭、澳洲的演唱會門票銷售一空的消息而驚喜不已。

更多的演唱會日程、更多的頭條新聞見報…The Cranberries嚐到了名利雙收的滋味。

「每天對我而言都是滿滿的行程,」Dolores接著說:「我每天早上9點起床之後,每個小時幾乎都排滿了工作。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可愛上相,我無時無刻都需要化妝,幾乎沒有任何機會好好喘息,去檢視人生、搞清楚這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到真正休息、看著自己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懷疑—這真的是我嗎?」

「在某種程度上,當我看著 "Ode To My Family" (專輯第二首單曲)的音樂錄影帶,或是 MTV Unplugged 中的演出,我努力回想,但是我幾乎記不得那些事情了。」

「那一陣子我們全然的迷失了自我,當The Cranberries成了巨星的代名詞之時,我不覺得我們很喜歡那樣的感受。我們只想要遠離舞台、一醉不醒。團員之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坐下來彼此聊聊。」

一場接著一場不間斷的演唱會、跨越一洲又一洲的宣傳行程,滿足了樂迷、也促進了專輯的銷售。所有團員都同意他們的生活就像是從疾駛中的火車車窗看窗外的景色一般匆促…

「這一切就好像作夢一樣」Michael說道。其他團員紛紛點頭同意。

「一開始媒體對我們還好」Fergal補充說:「但是第二張專輯以後,一切開始變的有點恐怖。媒體的緊迫盯人讓我們幾乎沒有自由呼吸的空間。」

「當你成名之後,你開始受到許多保護,也因此有許多人開始對你感到好奇」Dolores說:「人們開始談論你、甚至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結束巡迴表演回家之後,我總期望餐桌上會有想吃的食物在桌上。但是,當你成為當紅的明星之後,這些簡單的小事情都會從你身邊剝奪走。」

「因為你已成為公眾人物,所以你必須有那些保護措施。但是這樣又變的很奇怪,因為你和這個世界變得隔離孤立。你似乎不再是凡人,你變得不知道這世界上發生了什麼。」

1995 年 9 月,巡迴演唱終於宣告結束,Dolores接 受三大男高音之一的 Luciano Pavarotti 邀請到義大利 Modena,參加一場慈善音樂會的演出。在音樂會上,她和帕華洛帝合唱了 "Ave Maria"、與Simon LeBon一同演唱了 "Linger"。

這時候的The Cranberries 堪稱站在世界的顛峰、名聲的浪潮頂端,而收入也源源不絕的累積。團員們好好的放了幾個星期的假期,享受難得的清閒與辛苦賺來的財富。隨後,The Cranberries 打鐵趁熱的進入錄音室灌錄第三張專輯。

'95年10月,蓄勢待發的The Cranberries正式展開新專輯的錄音工作。曾經和搖滾天團 Aerosmith、Bon Jovi 合作的加拿大籍製作人Bruce Fairbairn 這一次取代了Stephen Street,為 The Cranberries 的新專輯注入了不一樣的美式搖滾風格。專輯在5個星期之內即大功告成!

一切都顯得如此上軌道。新專輯、加上即將開始的新一系列巡迴演唱、累積更多的單曲、獲得更多的獎項…The Cranberries 的生活中只少了一件事--「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

「一年半來我們馬不停蹄的巡迴各地演唱,」Noel 說:「在巡迴演唱的尾聲,我們已經可以閉著眼睛彈奏了…我們在表演前創作的歌曲,在現場演出時自然而然的展現…」

經過一陣子的努力,【To The Faithful Departed / 獻給你】專輯完成。

「我們的第一張專輯賣了6百萬張,」Dolores 補充。「我們的第二張專輯銷售又是第一張的兩倍。所以當我們帶著第三張專輯的成品離開錄音室,我們其實不太在意新專輯會賣的如何。不過因為先前的承諾,於是我們再舉行巡迴演唱。」

「當我聆聽【To The Faithful Departed】的時候,」Fergal 說道:「它讓我回想起那一段可怕的時光,但那的確是一張好唱片,裡面有不少動聽的歌。它捕捉了那一段我們每一個團員不太願意再次經歷的時光…所有感受都紀錄在專輯裡。」

「第三張專輯反映了我和其他團員當時經歷的一些事情,」Dolores 說:「那是張最陰暗、壓抑的專輯。我們了解到我們需要休息,但是我們卻又害怕休息。我們擔心萬一一休息,所有的樂迷就棄我們而去,而小紅莓合唱團就成了歷史。」

全站熱搜

umusicp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