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隨著詹姆斯的事業越來越發達、巡迴到越來越遠的地方,他也越來越思念他所愛的人。當他下台了,或是跟樂團的人廝混的時候,他會有一種跟家人、朋友,那些遠在 Cornwall 的親人越來越疏離、斷了聯繫的感覺,這樣的壓力,結果卻讓他太用力、太鑽牛角尖。他說:「當我發現好像有什麼可用之材,我就會再三琢磨,結果就搞砸了。」最後他決定一翻兩瞪眼:「就跟著感覺走吧!我第一張專輯也是這樣做出來的。我想,這可能也是大家會喜歡那些音樂的原因,就是它不是刻意做作的東西。」

也因此,那些讓他有感覺的人,那些他寫進第一張專輯裡的那些人 – 他的家人朋友,以及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進展、生活的新頁,也再度成為第二張專輯的重心。當他定下心來,透視佔據他心頭的每個人、每件事,從那一刻起,靈感便如源泉湧出,「那些我覺得親密的東西都消失不見了,會讓人有點受不了,再也沒有所謂的例行公事,這一路上,有時候我真的滿腦子想的都是女友吉兒,可是我們卻失去聯絡了。所以當我回到家的時候,就好像重新跟她談了場戀愛一樣。」

全站熱搜

umusicp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